当前位置:亚洲城 > 亚洲城欢迎您 > 悲言柔怀,极恶无道

悲言柔怀,极恶无道

文章作者:亚洲城欢迎您 上传时间:2019-05-28

    其实没想过去影院看这部片子,杜琪峰的电影引进大陆后几乎都被脑残似的改动过,不想多提。手中正好有张免费电影兑换券,最近值得一个人看的影片非此片莫属了,看完后不禁感叹这才是老杜真正意义上的北上之作。就港陆混血片而言目前无片能出此片之右。之前的《听风者》有一点港片的味道但骨子里仍然是一部主旋律影片,还是欠火候,缺少港片风格。而这部港陆混血片已经显现出来来杜氏警匪片的风格,且不只停留在表面上。
    就影片本身而言,仅仅是一部二流的警匪片,影片的立意仍然很主旋律,枪战戏部分很是精彩,很有PTU的感觉。但距真正意义上的杜氏影片还有一定的距离。完全没有《PTU》中的那种戏剧张力,人物刻画脸相对脸谱化,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杜导的一些妥协,没有妥协的话,也许在影片最后又要加上些不知所谓的字幕和旁白了。而这部影片的意义在于杜导终于找到了一个平衡点,使得观众在影院看完此片后并没有一种被脑残的感觉。
    关于一些影片中有意思的影片细节,本片有大部分场景在天津实景拍摄(本人天津人)感觉很亲切,城市画面很写实。死的警察还真不少,就目前来看的话大陆上映的警匪片中还没有死过这么多中国警察。纪实风格很强烈看开场拘捕所有毒贩马仔到医院里的一幕让我联想到神探亨特张里派出所内的芸芸众生。还有最后执行死刑那一幕,很写实。个人臆想按照以往老杜的路数,蔡添明最后肯定得逃走,或者整一个开放式结局啥的。但是鉴于这样的结尾审片很难通过,干脆在抓到蔡添明后直接加了一段执行死刑的片段,让影片的纪实感增强。还算是出了个彩。也可以说是杜导的一个试探性(针对广电)片段。当然影片中还有本人感觉很唐突的部分比如蔡添明逃跑路上遭遇车祸撞上两个徒弟这个情节,过渡的有点愣。再说本片中让我眼前一亮的演员李菁同学,有那么点悍匪的感觉,我倒不是觉得李菁的演技有多么的强,而是对杜导的调教功力表示赞赏。也就是说好的导演是不会挑剔演员的,对于商业上的妥协杜导还是显得游刃有余的(纯属个人臆测)。
     总之,此片值得各路港片导演借鉴,争取多拍出一些具有港片风格的港陆混血片(任重而道远啊)。

..首先吐槽一下这个脑残的译名,这恐怕是继《电锯惊魂》之后,我见过的最脑残的译名了。
  然后说一句,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
  最后说一句,Raju好可爱啊,吐舌咬唇要抱抱,梨花带雨小哭包,好想肛了他啊,腐眼看人基,总感觉他和兰彻好般配啊,忠犬攻 傲娇受。

杜琪峰的《毒战》,片名和剧情一样简单利落到近乎粗暴。故事从一起偶然的制毒工厂爆炸开始,观众追随古天乐扮演的毒贩蔡添明和孙红雷扮演的缉毒队长李雷,深入到制毒、运毒、贩毒的庞大毒品王国。在这个过程中,各路人马纷纷登场,真相也越来越清晰。然而正当警方试图一网打尽时,故事却急转直下、险象环生。
单线的叙事,简单的人物,不见玩弄心计的复杂,却让人觉得陌生的近乎无措。影片从各个意义上而言都很实在。画面不花哨,故事也不故意铺张,人物刻画粗粗几笔下去,配上实在不能再真实的生活背景,严丝合缝。写实得让人从最初的心有余裕到最后心惊胆战,显出异乎寻常的爆发力。
所以说故事始终讲得很克制。冷峻的风格,朴实的画面,一点也不取巧的语言,甚至连心理斗争都尽可能抹去了外在的表现,却着力调动起紧张的氛围。片中没有刻意营造警匪对峙的大场面,或是生死一瞬的悬念。警匪之间始终处于一种放长钱、钓大鱼的微妙状态。这种危险的平衡贯穿全片,而观者完全得不到下一步进展的线索,只能将目光紧紧跟随同样急需情报的李雷,在蔡添明的身上不断来回。此类故事能写进去的情节自然很多,而观者能看到的只有这些,背后的暗潮汹涌,要留待日后回味才能发现。
 
无道

  说回电影本身,三傻,一个放弃高薪选择梦想的傻子,一个放弃工作坚持自我的傻子,一个放弃一切追求卓越的傻子,本片融合了很多东西,却没有杂乱无章,不刻意搞笑,不故意煽情,但观众却会跟着笑中带泪。

杜琪峰不打算讲大道理,也不打算对事件加诸道德判断。没有是非黑白的纠缠,没有善恶恩怨的纷繁,所有东西都是简单的明明白白。他把警匪身上其他的符号全扒光了,不过是拍了一个抓与逃的故事。故事模糊的没有来向,没有去处,只有过程。他不提供对正邪议论的空间的意图,在片中头尾两段警匪内部各自关于身份问题和背叛的争论中坦露无遗。警察就是警察,毒贩就是毒贩,各自的身份标识清楚的像猫捉老鼠一样天经地义。没有背叛,在胜利面前,其余都无关紧要。
因此,观者没有机会去体会那些复杂的恩怨情仇,这里的正邪人物之间没有灰色地带,也没有任何过往经历侧写的线索提供。在有限的不能再有限的范围当中,在已有的印象上反复描摹。直到意图加入经销的东北大佬哈哈哥的出现,在一个两头布局的欺诈骗局当中,被迫将命运捆绑之时,两人僵硬的如面具般的形象才有了一点松动的迹象。把笑声装起来后,事件背后的紧绷已经渐渐被调教到箭在弦上的程度。
主动和被动在这个场域中不断交替转换。一如在酒桌上的推杯换盏间,警方精心布置的摄像头千方百计被挡,后来居然被对手拿在手中把玩,却难以挑出对方把柄。主导权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悄无声响地转到了在背地里暗暗积累较量资本的蔡添明手上。从此刻开始,这场警匪较量之中,警察事实上已经彻底落在了后面。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少见的冷峻的影片,特别是在对待警察的态度上,一直以来神兵天将似的英雄形象,被塑造的灰头土脸的。在记忆中,似乎很难看见警察如此狼狈,死得如此惨烈,真正的一个活口都不留。杜琪峰没有刻意拔高任何一方的形象,也并不隐藏自己的态度。许多人会对审讯室里被刻意遮蔽的“禁止刑讯逼供”会心一笑,会被港口上挂满五星红旗的“贩毒”的渔船震撼,对现实的反讽昭然若揭。
因为杜琪峰的惜墨如金,戏少了,细节的部分都很精。这场双雄对峙中,两个人之间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够准、够狠、够冷。然而李雷不够毒,判断力再准,对自己再狠,对外界再冷静,对人心却依然缺乏想象力。李雷尽管冷面,却不掩丹心,疲惫到极致,还能体恤同伴。对于蔡添明来说,够毒,对他简直是如虎添翼,完全不给别人留一点余地。结尾的高潮就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所有人都只能沦为他的背景,用他们的尸体铺垫一个再华丽不过的舞台。只有这样,他一路的隐忍,才有了足以宣泄的角度,给了观者一个恍然大悟的理由。

  人往往都有先入为主的习惯,国内的网络媒体给我们一种印度歌舞电影十分猎奇,十分可笑的概念,我也甚至这样先入为主地认为我不会看印度电影,也许不是因为看了《#摔跤吧爸爸# 》,我觉得我一时也不会去看这部电影。

“两者只能活一个”的台词,其实更应该是,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非关正义。当警察有了这样那样的束缚,有了弱点,正义却难以填补。无处可逃的蔡添明用他的冷静与绝情挣到了脱逃活命的机会。无处求援的李雷用他的执着在将死之际将犯人铐在了自己的尸首之上。

  但是我们都忘了,对于很多人来说,音乐和气味一样,会刺激我们的大脑,会让我们对一些事物的记忆十分深刻,所以为什么老歌会很有故事,其实那都是我们的回忆。

当真是应验了最初李雷的那句,“生也陪你,死也陪你。”
一场战争,谁也没有笑到最后。

  而我们更忘了电影是什么,在我看来,电影是一种载体,无论什么风格的电影都是一种载体,这个载体的目的,是把一个故事,美妙动人地呈现给我们,而歌舞电影,当然也有资格成为载体。插叙的手法,跌宕起伏的剧情,埋下各种伏笔,剧情紧凑而精彩,三个小时的观影体验,丝毫不觉得无力和冗长,剧情才是电影的灵魂和核心,只要能把故事讲好,就必定是部优秀的作品。

 
极恶

  一本美妙的故事书最不想读的是结尾,优秀的剧情电影亦然,我不舍得动动鼠标,看看还有多久,我就这么一直看着,陪着他们笑,跟着他们哭,直到结束,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希望一部电影不要结束,因为我觉得我没看够。

不得不说,观者也许很容易猜中故事的开始,却未必能如此笃定的看破故事的结局。
从一开始,观者很容易被意志坚定、正气凛然的公安干警和贪生怕死、苟且偷生的毒贩形象迷惑。不料想故事越往下挖掘,警察的形象越来越贴近记忆里的英雄,而对手则越来越扑朔迷离。
这个男人,习惯了把一切都藏起来。
蔡添明不给你看到的,于浮冰下的毒品帝国,李雷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同样的,句式转换一下,导演不给你看到的,观者真的什么都看不到。比起在观者面前无所遮掩的李雷,蔡添明不仅对李雷是保留的,对观者同样也是保留的。在这个意义上,比起李雷,在故事当中蔡添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宰,决定着故事的走向。
正如剧中所言,“没有我,你什么都得不到。”观者只能和张雷一起,围绕着蔡添明的镜头和台词,颠覆对下一步剧情的预估。
当他都快把观众骗倒的时候,他的残酷一面才显露出来。
最后的一战,才是片名要表现的毒战。残忍至极的枪战中,人性之恶已经是表达的淋漓尽致。三方会战的混乱局面血腥残酷而又分秒必争,容不下一点延宕和拖沓。

  其实我个人不太喜欢探索电影的立意和内涵,可能是我比较肤浅,我一直认为电影就是要好看,音乐就是要好听,食物就是要好吃,至于其他的是锦上添花或是金玉其外,就要看本质了。但是我这种想法却和本片的主题不谋而合,“追求卓越,成功就会出其不意找上门”,这部电影很成功,其实优秀的艺术作品和优秀的教育模式一样,不会强制性地灌输我们一些东西,要看个人的理解,所以我不想说我的感受,请自己体会。

这几乎是一场全灭的结局。让人屏住呼吸的不仅是场面的紧张,更是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混战中流露出来的人性。杜琪峰在电影里毫不留情,任凭警察节节败退,死伤无数。警匪双方都还有道德底线,至少撤退的时候都知道要救护受伤的女人。而蔡添明一出手就开车直奔孩子而去,将救助小孩的女警撞飞,然后反复碾压以刺激其余人走出掩体,猎杀企图营救她的同袍。他开车去接应上家,正当人们都跑到大路上,他却开车逃走,瞬间让警匪双方暴露在彼此的火力之下。逃跑路上与徒弟的意外相遇陷入混乱时,立刻将徒弟暴露给身后的追兵。告一段落之后,又毫不留情冲着自己的两个徒弟开枪。哪怕是之后意外被李雷铐牢之后,竟拿车门砸自己的手,试图人为制造骨折以便挣脱。这种狠,爆发地看似出乎意料,回头想想,其实都有铺垫。
他不需要爱人,所以能决绝地抛下妻子独自奔逃;不需要亲朋,所以能毫不犹疑地将义父和义兄当作筹码放置在棋局;也不需要兄弟,所以在一次次的抉择中首先选择让他人犯险。这也就可以说明为什么在蔡添明回归毒贩阵营中间时对警方的布局不透漏分毫,因为他早存了要让双方同归于尽的心,用最险的方式获得最大的利益。
他不怕出卖,因为除了自己,其余人都是可以出卖的。为了求生,一切都可以舍弃。张雷其实就是蔡添明的反衬,两者间的格差越明显,最后呈现的效果越浓烈。唯有如此,才能表现影片的宣传语:人心比毒更毒。

  而我说了很多,也没有着重于这部电影本身,因为这部电影没有值得一提的缺点,而优点却多如牛毛,我并不想也没必要一一列举,任何描述都很苍白,因为“已经超出了我的描述能力了”。

迥异于此类故事常有的形态:卧底身份暴露,或同归于尽或全身而退;警察做局成功,大围捕中警匪双雄决战;匪自掘坟墓自食其果,彰显天道昭昭等等,《毒战》不写正义,写的是人性。
把毒都藏起来,到最后才给你看人心到底有多坏。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亚洲城欢迎您,转载请注明出处:悲言柔怀,极恶无道

关键词: 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