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洲城 > 亚洲城欢迎您 > 刺的简评,不一样的荆轲刺秦王

刺的简评,不一样的荆轲刺秦王

文章作者:亚洲城欢迎您 上传时间:2019-05-27

因了妖猫传的缘故,陈凯歌的老片荆轲刺秦王被视频网站翻出来在前排就坐,恰好片荒,就点了进去瞄一下,这一瞄不得了,魂被勾了去,开场的宏大、紧迫、萧杀就把本座给镇住了,太惊艳了。

四星打给演员。雪健老师的演技真是高!没人知道真正的秦始皇是什么样子,所以如此演绎也未尝不可。跟以往那种高大威猛版本比起来,也不失特色。王志文的嫪毐也出彩啊!陈导本人、巩俐、张丰毅、周迅都可圈可点。只是赵本山演得高渐离什么情况,完全没看到啊……看了演职表才发现自己看的这个版本肯定是被剪的乱七八糟了…所以吧,故事讲得也就那样,真正的刺秦也就不到十分钟篇幅,是不是铺垫太多了?还有,怎么都觉得荆轲是为了赵女才去刺的秦王啊……而且,荆轲和赵女到底有没有激情戏啊?总感觉有但被删了…也可能是我想多了……因为最近刚好看了《妖猫传》,两个片子结合起来,感觉陈导有着与生俱来的浪漫主义情怀,有没有?你看荆轲、秦王的日常装束,飘逸的粗布麻衣和飘逸的披头散发,是不是就有那种感觉?对于陈导,我们能读懂的还是太少。他每部片子都有那种终极目标要表达,但我们都拿捏不到…到底是他的问题,还是我们?

       一部大家都叫好的片子必要因素有哪些?
    第一,抛弃逻辑线索,感性一点,再感性一点,浅白一点,再浅白一点,因为稍微加进去一点隐喻、抽象思考,观众大爷们就会说道,啊,这片实在是看不懂。面对拒绝思考的观众,直白与一系列巧合组成的非生活的故事是最好的电影。
    第二,挑个好目标,用讨好的媚态摆出一个叛逆的姿势。叛逆是一种心理需求,每个人都喜欢,但是叛逆的对象择需要好好挑选,打死老虎还是打活老虎,差别很大,死老虎有教育体制、医保体制、高房价、拜金主义,活老虎有警察、独裁政府、革命迷思、民粹主义,打死老虎安全无碍,在僵尸身上吐一口口水的事情,连勇气都说不上,打活老虎性命堪忧,西西弗斯推石头的事情,不是人人敢做的,还要冒被封禁的危险。
    第三,有个好结局,要么一对情侣死一个,赚眼泪满盆,要么美式的峰回路转,吓你一跳,要么干脆大团圆结局,大家嘻嘻笑笑一团和气。
    从以上层面上来说,《三个傻子》完全合了以上所有的要求,再加上不同国籍引起的隔离效果、三人成虎效应以及新闻媒体不怀好意得传播着的传统印度糟糕形象,本片就成了人见人爱的电影。尽管别人觉得好,你未必觉得好,你觉得好,别人未必觉得好,但是无论从感觉来说还是从剧本悬念设计这些来分析,这只是一部很一般的电影。我们观看电影所需要的不是为了向我们说教一个浅显的道理。在身边有太多人都觉得似乎电影就是一种娱乐工具,反复强调看电影并思考是一种自找麻烦,但是电影作为一种艺术载体,如同小说,有更高价值的往往不是网络小说,穿越小说,而是读起来不怎么让你舒服,甚至本身都不怎么好读的那些作品。
    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宝莱坞层次是很低的,他只看到了好莱坞有卡梅隆、有斯皮尔伯格这些能够取悦观众的导演,而丝毫没有意识到,在那个体制内也出现了贾木许、科波拉这样有思想有内涵,承载精神的导演。
    据说《三个傻瓜》在印度票房极高,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印度的电影观众还普遍缺乏思考的力量,脸谱化的人物、僵硬而牵强的剧情、说教化的道德取向还能满足其审美需求。不过从国人对此片的一致赞美之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其实国人和印度民众站在同一起跑线。
    龙象之争可能将是新世纪最大的竞争,所以从民族感情上来说,我们还可以骄傲得说,我们曾经有过张艺谋、陈凯歌(虽然现在他们死了),现在还有贾樟柯、姜文,你们印度有吗?
    最后说说教育体制的问题吧,一位美国读研究生的友人回来之后告诉我,他在国外帮本科生做大学数学,美国大学数学中相当一部分是我国初中高中最简单的玩意,他可以用极快的速度做个满分,惊煞美国人,美国人于是说,我们好想把孩子送到中国受教育啊。友人笑而不语。
    娱乐至死,赫胥黎对人类的咒语从来没有逃离过。

昏黄古拙的色调,莎剧的阵势,配乐、摄影、选角、服装处处精妙。母后、嫪毐、吕不韦、太子丹、嬴政、赵女、荆轲、盲女、高渐离、樊于期逐幕登场,虽然人物的言语都不多,却随着戏剧冲突,人物性格起伏淋漓尽显又顺理成章。盲女自杀,吕不韦自杀,樊于期自杀,壮美,赵国城破,小孩们一个个跳下城楼殉国,几近泪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亚洲城欢迎您,转载请注明出处:刺的简评,不一样的荆轲刺秦王

关键词: 亚洲城